诗歌常识题库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当代文学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顺其自然最强圣帝最新章节

第一百四十六章 顺其自然最强圣帝最新章节

时间:2019-07-07 整理:本站 点击:28次
林宇被岳父方如松推入轿子,轿夫更是直接抬起轿子就走,丝毫不给林宇下去理论的机会。 “好你个岳父,日后要银子了,最好别找我……”林宇气的不行,剿匪是他资助的,甚至还亲自上战场,制服了谢孟德...

第一百四十六章 顺其自然最强圣帝最新章节

林宇被岳父方如松推入轿子,轿夫更是直接抬起轿子就走,丝毫不给林宇下去理论的机会。 “好你个岳父,日后要银子了,最好别找我……”林宇气的不行,剿匪是他资助的,甚至还亲自上战场,制服了谢孟德,理当享受郡民拥簇的也应该是他,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好处全被岳父方如松给抢了。

也幸好方如松是他的岳父,否则以林宇的性子,说不定已经在琢磨如何弄死这个不要脸的家伙了。

坐在轿子里也还算舒服,林宇的怨气消了些许,随后被轿夫直接送回了郡守府。 “父亲,方家老祖正在闭关,没办法请他去搭救林宇了……”林宇的轿子才刚到郡守府,就听到了方清雪那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一想到妻子方清雪,林宇的脸上便浮现出一抹笑容,虽然二人还没圆房,但感情也算是与日俱增,迟早他会吃了方清雪这枚小蜜桃。

“请方真搭救我?呵呵,我若这点自信都没,哪里还敢大言不惭地说剿匪?”林宇笑了笑,掀开车帘,恰好与一脸焦急之色的方清雪四目相对。 刹那间,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。 方清雪怔怔地看着林宇,一时间眼眶泛红,但随后神色却是陡然一变,也不问为何林宇会在父亲的轿子里,愠怒道:“为什么要瞒着我去剿匪?你知道有多危险?你现在身负皇恩,发生了意外怎么办?”担忧之心已是不言而喻。 林宇大为感动,下了轿子轻轻地抱过方清雪,后者稍微挣扎了两下,也任由林宇抱着了。

只是林宇这家伙的那只手,开始变得不安分了起来,方清雪纤手拍打了下林宇的手,低声道:“别得寸进尺啊……”“哈哈!”林宇干笑一声,安分老实了很多,但刚才摸到的浑圆翘臀,着实让他心神摇曳了一番。

进入郡守府内院,方清雪开始询问了这次剿匪的一些细节,当得知林宇资助了一万二千两银子给衙门时,方清雪嘴巴微张,显得极为惊诧。 但很快她的脸上便有了一丝怒色,看向林宇道:“我是你什么人?”林宇不家索道:“当然是我的妻子了。

”“那这银子怎么回事?为何不告诉我?”方清雪美眸瞪向林宇。 林宇很是无奈,道:“这不是话本卖的比较好嘛,加上合作伙伴的大力支持,辛苦了半个多月才赚来的。

”方清雪心神更为震动了,半个多月的时间能赚到一万多两银子,这手段并不比一个世家弱了。 一个多月前,林宇还是个文窍未开的普通人,短短的一个多月却有了如此大的变化。

不仅能够血祭诗词,挽救了父亲灵稻的心血,还写了惊人的诗词,开象棋之道,围棋大败陈廷均,如今更是靠卖话本赚了上万两银子。

简直不敢相信,这是她方清雪招上门的相公。

固然她文道天赋出众,也得到了方家老祖的传承心法,不出意外,日后必成文道修士,但论才华,似乎还不及林宇一半……哎!轻叹了口气,方清雪知道从今往后,不能再以过去惊艳的眼光看待林宇了。 “若是哪天我们被迫分开了,你会怎么办?”方清雪突然看向林宇。 林宇怔了一下,道:“不得已分开的话,当然是希望你过的更好,我是个俗人,就做一些俗事罢了!”他当然不会说,钱、权、力量都是他的追求,准确的说,之所以追求这些,是希望在这个世界活下去,好好地活下去。 身为穿越者,若是没有点追求,也未免太浪费这难得的机会了,凭借脑海中的知识还有‘道德经’,他内心无形中也开始有了野心。 方清雪似乎也知道林宇的志向,绝对不是什么圣前书院,或许入世修行更适合他。 “这样也挺好的,如今你身负皇恩,日后考取功名,未尝不会有个锦绣前程……”方清雪点了点头道。

“未来的事情谁说的清楚呢?”林宇道。

林宇终归是个不善于跟女孩子打交道的人,也不懂得说花言巧语,明知方清雪话中有话,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 一切,顺其自然吧!……直到夜幕降临,方如松才从衙门里赶回来,满身的酒气,显然成功剿匪,让这位郡守大人非常欣慰,尤其是缴获的三万两银子,足够郡守府跟衙门,熬到总督府季银发放。

“让林宇到书房来见我!”方如松打着酒嗝,醉醺醺地进入书房,还让郡守府的侍卫去内院请林宇。

“岳父大人醉了,应当早点休息,就算有事要问小婿,那也不急着现在。

”林宇进入书房,便看到满脸红光,醉醺醺模样的方如松,连忙倒了杯解酒茶。

“你小子,真是让我刮目相看,本以为招来的是个废物,没想到却是了不起的人才,嗝!”方如松缀了口茶,半醉半醒的状态,打了个酒嗝,继续说道:“酒宴上,周提辖此人不断地夸赞你,说你文武双全,这次剿匪就属你功劳最大,将那谢孟德打的狼狈不堪……”林宇不知道方如松突然说这话的意思,但还是红着脸,道:“周提辖是个好官。

”“对,对,是个非常诚实的好官,这次剿匪三万两银子,全都入了衙门的账房,一分未贪……”方如松眼眶微红,道:“岳父本以为武陵郡的这个烂摊子,肯定没法好好收拾了,但有了这次狼行山剿匪的良好开端,有了周提辖这样难得的好官,岳父不愁造福不了一方百姓了……”“……”林宇闻言,身体下意识地一抖,周提辖是不是好官,他不知道,但他知道此人贪银子时的胃口,比他还要不逞多让。 十多万两银子,转眼间就变成了三万两,关键黑甲军上下齐心证明银子就是那么多。 服!“岳父叫你深夜到书房来,是有件事要知会你,年末将至,来年开春又是三年一次的文位大考,所以今年的七郡诗词交流大会提前开启,周提辖想让你代表武陵衙门参加……”方如松醉眼朦胧地看了眼林宇,这种事情不早点告诉林宇,他担心明天就给忘了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诗歌常识题库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www.hf0866.com诗歌常识题库-诗歌范文-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