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常识题库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当代文学 > 宋朝诗人姜夔《扬州慢·淮左名都》原文、译文及鉴赏

宋朝诗人姜夔《扬州慢·淮左名都》原文、译文及鉴赏

时间:2019-06-05 整理:本站 点击:125次
淮左名都,竹西佳处,解鞍少驻初程。 过春风十里。 尽荠麦青青。 自胡马窥江去后,废池乔木,犹厌言兵。 渐傍晚,清角吹寒。 ...

宋朝诗人姜夔《扬州慢·淮左名都》原文、译文及鉴赏

淮左名都,竹西佳处,解鞍少驻初程。

过春风十里。 尽荠麦青青。

自胡马窥江去后,废池乔木,犹厌言兵。

渐傍晚,清角吹寒。 都在空城。 杜郎俊赏,算而今、重到须惊。

纵豆蔻词工,青楼梦好,难赋深情。

二十四桥仍在,波心荡、冷月无声。

念桥边红药,年年知为谁生。 译文及注释汉译淳熙年丙申月冬至此日,我经过扬州。

夜雪初晴,放眼望去,全是荠草和麦子。

进入扬州,一片萧条,河水碧绿凄冷,天色渐晚,城中响起痛楚的军号。 我心里凄凉,感伤于扬州城今昔的转变,于是自创了这支曲子。 千岩老人认为这首词有《黍离》的凄凉意蕴。 扬州是淮河东边著名的年夜都,在竹西亭美好的住处,解下马鞍少为勾留,这是最初的旅程。

曩昔是十里春风一派繁华风景,此刻却长满及彩叶草一片青青。 自从金兵抨击袭击长江回去往后,疏弃了池苑,伐去了乔木,至今还厌恶说起旧日用兵。 天色渐渐进入傍晚,痛楚的画角吹起了冷寒,这都是在劫后的扬州城。

诗意很好,也坚苦表达出深厚的豪情。 二十四桥依然还在,却桥下江中的海浪浩荡,凄冷的月色,处处悄悄无声;衬钋疟叩暮焐忠,可每年知道它替甚么人开花蕃殖!英译TotheTuneofYangZhouManAtthefamouscityeastofHuaiheRiverAndwestofastretchofbamboo(Wherethefirststageofmyjourneyends),,,he,Uponwhichfairiesonceplayedtheirflutes,Arestillthere;Andbelow,,oh,forwhomtheredpeoniesbythebridgesBloomeveryspringWhoknowsWhoknows「注释」此调为姜夔自度曲,后人多用以抒发怀古之思。

别名《郎州慢》,上下阕,九十八字,平韵。

淳熙丙申:淳熙三年(1176)。 至日:冬至。

维扬:即扬州。 荠麦:荠菜和麦子。 弥望:满眼。

戍角:军中军号。 千岩老人:南宋诗人萧德藻,字东夫,自号千岩老人。 姜夔曾跟他学诗,又是他的侄女婿!妒蚶搿:《诗经·王风》篇名。

周平王东迁后,周年夜夫经过西周故都见“宗室宫庙,尽为禾黍”,遂赋《黍离》诗志哀:笫兰从谩笆蚶搿崩幢硎就龉。 淮左:淮东。

扬州是宋朝淮南东路的首府,故称“淮左名都”。

竹西佳处:杜牧《题扬州禅智寺》诗:“谁知竹西路,歌吹是扬州!彼稳擞诖酥裎魍。

这里指扬州。

春风十里:杜牧《赠别》诗:“春风十里扬州路,卷上珠帘总不如!闭饫镉靡越柚秆镏。

胡马窥江:指1161年金主完颜亮南侵,攻破扬州,直抵长江边的瓜洲渡,到淳熙三年姜夔过扬州已十六年。

废池:废毁的池台。

乔木:残余的古树。

二者都是乱后余物,注解城中萧瑟,人烟萧条。

渐:向,到。

清角:凄清的军号声。

杜郎:杜牧。 唐文宗年夜和七年到九年,杜牧在扬州任淮南节度使掌书记。 俊赏:萧洒清赏。

钟嵘《诗品序》:“近彭城刘士章,俊赏才士!/p>豆蔻:形容少女美艳。 豆蔻词工:杜牧《赠别》:“娉娉袅袅十三余,豆蔻梢头二月初!/p>青楼:妓院。 青楼梦好:杜牧《遣怀》诗:“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!/p>二十四桥:杜牧《寄扬州韩绰判官》诗:“二十四桥明月夜,美女何处教吹箫!倍那,有二说:一说唐时扬州城内有桥二十四座,皆为可纪之胜景。

见沈括《梦溪笔谈·补笔谈》。 一说专指扬州西郊的吴家砖桥(一名红药桥)!耙蚬胖拿廊舜刁镉诖,故名!奔堆镏莼陈肌/p>红药:芍药。

「赏析」诗人杜牧对扬州城美景的由衷溢誉(杜牧曾经在《赠别》里写到“春风十里扬州路,卷上珠帘总不如”)一去不复返。

自金人入侵后,烧杀抢劫,扬州城所剩下的也只是“废池乔木”的了。

人们说起那场战争,至今还感受心有余悸和刻骨怨恨。

一个“厌”字,很适当地写出了人平易近的磨折,朝廷的昏聩和胡人的罪恶。 日落傍晚,凄厉的军号声又四周响起,回荡在扬州城孤寂的上空,也回荡在词人惨淡的心灵间。

词人很自然地实现了由视觉到听觉的转移。 词的下阙,运用典故,进一步深化了“黍离之悲”的主题。

旧日扬州城富贵,诗人杜牧留下了很多关于扬州城不朽的诗作。 可是,假定这位多情的诗人本日再重游故地,他也一定会为本日的扬州城感应受惊和痛心。

杜牧算是个俊才思种,他有写“豆蔻”词的微妙精当,他有赋“青楼”诗的神乎其神。 可是,当他面临眼前的凋残缺败气象,他必不能写出旧日的款款深情来!扬州的胜景二十四桥依然存在,水波泛动,冷峻的月光下,周围寂籁无声。 唉,试想下,虽然那桥边的芍药花年年如期盛放,可是到底还有谁有情思去欣赏它们的艳丽呢?词人用带悬念的疑问作为词篇的结尾,很自然地移情入景,今昔对比,催人泪下。

纵不美观全词,行文的基调都覆盖在一种凄凉凄怆的空气中。 无论是词人所见到的“荠麦青青”、“废池乔木”还是在傍晚里听到的“军号”和“空城”还是词人自身所想到的杜牧“难赋深情”和不知亡国恨的“桥边红药”,都是一种悲剧的写照。 情形融会是这首词在写作默示手法上最显著的一个特点。

移情入景,乐景写哀,都是词人常常使用的手法。

特殊是乐景写哀,词人在文中写了年夜量的乐景:名都,佳处,二十四桥……可是,写乐景是为了陪衬哀情,是为了对比此刻的惨状:名都的凋残,佳处的弊坏,二十桥的冷寂……正如王夫之所说:“以乐景写哀,以哀景写乐,倍增其哀乐!诚哉斯言!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诗歌常识题库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www.hf0866.com诗歌常识题库-诗歌范文-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.